小学生的江湖,将再无KET、PET:鸡娃骗局分崩离析的时候,你我都会在
2021-04-01
[摘要] 昨天,3月31日,教育部发的一纸官宣,在各个鸡娃群里激起了千层浪教育部考试中心将不再承办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MSE)考试。 MSE几个字母大家可能还不熟,但是说到KET、PET,现在
昨天,3月31日,教育部发的一纸官宣,在各个鸡娃群里激起了千层浪——教育部考试中心将不再承办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MSE)考试。

MSE几个字母大家可能还不熟,但是说到KET、PET,现在的家长应该都知道,MSE就是KET、PET等5个级别的考试的统称。
 
而就在昨天,同一天,还有一个新闻,大家可能没看到。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说:
“我国将严格执行招生政策,深入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规定和“公民同招”政策,严禁中小学招生与任何竞赛挂钩,坚决斩断这种利益链。”


把两个新闻放到一起来看,释放的信号已经非常明显。
 
虽然,剑桥MSE考试没有取消,只是承办方从教育部考试中心变成了剑桥大学考评部来直接组织考试,但显然,它和中小学入学招生之间的利益链,要被一斧头砍断了。
 
可以肯定的说,从此,小学生的江湖,将再无KET、PET。

 从2016年的高调出圈,到今天,“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楼塌了”。

 而它只是一个缩影。

 不管你信不信,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教育,真的变天了

 
鸡娃骗局分崩离析的时候,你我都会在场。


 
去年12月,一篇刷屏全网的文章《我们都在经历一场处心积虑的鸡娃骗局》,直指培训机构利用KET、PET制造焦虑、裹挟家长的乱象,当时可能很多读者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前有北京学科类线下培训班的整治,后有上海开启名额分配,3个月时间里,我们听到的关于教育改革、关于减负的消息,似乎比去年一整年还多。
 有几个家长问我:“为啥突然间动作多起来了?” 
这是一个好问题。 我想说,一个事物的演化,一开始都是散点的、零星的。
这跟下围棋的高手一样,一开始都是没有门道、零零散散,但越到后面,就会发现“图穷匕首见”,之前那些散点,并非无意义的闲棋,而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服务的。
 
前面布局到一定程度,拐点就会显现。 
拐点出现,意味着事物的发展会加速,也就是大家所看到的新闻越来越多。 
中国教育减负和教育均衡化,其实有着非常清晰的演化节奏:
2017年之前,是在推动校内减负;
2017年开始推动校外减负:从源头上剪断社会培训、竞赛与中小学招生录取挂钩的利益链;
2018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明确指出“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和校外培训机构发展,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
2019年强基计划再次严格收缩社会培训、竞赛与高校自主招生录取挂钩的利益链;
2020年直接发布“负面清单”,这说明该扫的阻力已经扫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重拳打死老师傅; 
2020年底,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宣布,摸排整治了40万所校外培训机构; 
2021年,就是密集的通报各种校外培训违规行为,以及校内招生违规行为。 
而与减负同时推进的就是“教育均衡化”。教育均衡化的布局,其实比校外减负的时间还要早。
 2013年,北京取消共建生;
2015年,牛小频繁兼并渣小,推行教育集团化建设;
2016年,北京中考招生新增“校额到校”;
2019年,北京海淀、东城开始多校划片;
2020年,西城开始多校划片,并且公民同招,民办学校要与公办学校同时招生,不允许提前招生。 
2021年,上海开启名额分配,把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50%到65%的录取计划,通过分配的方式,给到区或者不选择生源的学校。


没有任何可怀疑的:未来,类似的政策还会一个接一个。

为什么?

因为这是国家战略层面的需要

大家都听过“教育强国”4个字吧?
 
从2020年到2035年,这15年的时间,中国要实现的目标是,成为教育强国
 
从教育大国迈入教育强国,这意味着:
 
高效!自主!创新!
 
而这也是为了匹配中国发展到现阶段,经济发展所需要的人才。
 
而从大面上来看,中国未来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国际环境,比如美国对中国的制约会常态化,像美国对华为的制裁仅仅是一个开始。

 
 
 
越发严峻的国际环境意味着未来中国的人才,大部分都必须自主培养,从而实现自主创新和文化输出
 
这一波自主创新所需要的人才,是比拼学习效率、自学能力、创造力和思维方式的,而不是靠填鸭的“计算机型人才”。
 
所以,教改无论遭遇多大的阻力,都会是国家强力推进的。就像华为发的那条微博,除了胜利,我们并无其它路可走。
 
教育焦虑里的“李鬼”们

其实,国家在推动减负,在升学考试里也已经体现了出来。

拿北京为例,中考各学科0.2难度系数的试题(系数越低,难度越大,0.2为最难)从2015年已经全部取消了。

北京海淀六小强的数学老师,他说:

“ 中考数学,就六个字:抓基础,抓主干。花大量时间去学难题、怪题,完全跑偏了。吃力不讨好。”

可为什么家长却会越来越焦虑?

因为太多机构或者鸡娃博主会利用信息不对称告诉你:不超前学,不加量学,不往死里学,中考都过不了。

可是你不知道,这些教育焦虑里,藏着多少“李鬼”。 

举一个例子吧: 前段时间,我所在的一个学区家长群里就揪出来一个“李鬼”。 

这个家长群里有一个鸡娃领袖。他的娃有多牛呢?基本上就是大家在网上能看到的那种“天牛”,什么4岁熟练掌握两位数乘数法、识字量超过2500字等等。



群里还有几个捧哏的,每次这个鸡娃领袖一说话,就有几个山呼万岁:“哇,大神来了!” 

每次聊到升学话题的时候,鸡娃领袖就会进来看似很权威的说一些所谓信息,再时不时的丢一些牛娃案例,刺激家长们本就紧张的神经。

直到最近,这个人身份暴露——他并不是什么牛娃家长,而是一个有很多马甲,职业贩卖焦虑从而帮机构卖课获取提成的人。 

他们以团伙模式混迹在各个家长群里,充当牛娃家长,故作神秘、语焉不详,吸引不明就里的家长主动私信他们获取信息,拉家长入他们的鸡娃群,入群之后就开始安利课程。


 

曾经有记者总结过证券交易市场上的杀猪盘套路: 
第一步,“找猪”,假冒证券从业者,说有内幕资源,吸引投资者入群。 
第二步,“养猪”,与庄家联合运作,以一手消息推荐股市黑马等由头,先让投资者尝到甜头。 
第三步,“杀猪”,待目标持续投入大量资金,被推荐的个股冲高,然后迅速崩盘,使投资者损失惨重。 

而在教育领域里,连“养猪”这一步都不需要,直接利用人们对孩子教育的恐惧,就能够完成三步走。

内卷之下,如何才能不焦虑?

一个人对事物演化节奏的掌握,可以分为四个层级: 
第一层级,知道一点事实;
第二层级,知道更多事实;
第三层级,知道事实之间的关系;
第四层级,知道关系的演化节奏。

一个家长,想要逃离教育的恐惧,就需要不停的提升自己信息掌握的层级。 从知道一点事实,到知道更多事实,到知道事实之间的关系,直到知道关系的演化节奏。 即使是昨天的新闻出来之后,我敢非常笃定地说,一定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利用家长的信息不对称来制造新的焦虑与恐惧。如何与虚假信息共存,如何提取真正对孩子有效的信息,将会成为未来教育中的必修课。

其实,掌握了教育改革的演化节奏,就不难明白,未来孩子的发展,就是两条路:
第一条路是:数理化有天赋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他们都会在招生上享受一路绿灯,国家之所以开绿灯,是为了培养他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
第二条路是:普通孩子,包括曾经被各种生拉硬拽,靠填鸭式教育培养的“伪天才”。
对于这类孩子,过去要花绝对多数的时间去超前学习,而未来,国家却要把所有选拔和超前学习脱钩。
 
那么,一个真正方向性的问题家长就必须认真的考虑:
 
是继续在超前超量学习上投入,还是给孩子腾出更多的时间均衡发展?

现在教育中很大的问题是,误把第一条路当成唯一的出路,以及误以为第二条路也需要各种超前学、超难学、刷题学。



 
其实,对于第二种孩子,真正要做的无非这几点:
掌握好教学大纲里的知识点,把基础搞扎实,学会举一反三;
留出大量的时间阅读;
鼓励孩子大量进行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

无论是北京的校额到校,还是上海的名额分配,说白了,就是为了保证这一类型的孩子可以脱颖而出。